第一章
  
  霞光初照的清晨,在燕山山脉的一座不知名的山脚下,群山环绕着的一处较为平坦的狭小坡地上,零零落落的分布着数十几座简陋村...">

更多精彩

玄空

2016-10-23 16:30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 阅读:4850

  第一章
  
  霞光初照的清晨,在燕山山脉的一座不知名的山脚下,群山环绕着的一处较为平坦的狭小坡地上,零零落落的分布着数十几座简陋村居。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,温度有所升高,但这个小村庄却依然冷寂,仅有的数十数间房屋,也是残垣断壁,一片狼藉。
  
  其间一座还算完好的残破小屋中,透过阴暗的光线,依稀可以看到里间的简陋家具。小屋的窗檐上,挂着一串淡紫色的风铃,在晨风的微曳中,发出一阵“叮叮当当”的清脆声响。
  
  虽然小屋很小很残破,但其间的布置却井井有条,一点也没有脏乱的感觉。在小屋内的角落处,放置着一张竹床,其上平整的铺着一些干稻草,稻草上又放置着一张破旧的席子,席子的上面,盖着一床泛黄的棉被,一名八九岁的瘦弱女孩正卷着棉被甜甜的睡着,其间或许是梦到了什么不美好的事物,或许是风铃声的凄婉,小女孩那清秀的眉头微微蹙着,惹人怜爱。
  
  小屋虚掩着的门外,一个跟小女孩有七八分相像的少年,正熟练的做着早饭。那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光景,眉目清秀,虽然身子骨看起来单薄,却也不显羸弱。穿着一件打满了补丁的粗布青衫,虽不甚华贵,却也正衬托出其静雅的气质,少年的脖颈上,挂着一个铜质的金锁,其上刻着“青寒”二字。
  
  只见少年青寒站在灶火口的旁边,手中握着一柄木制的大木勺,不时的搅拌一下锅里数得清米数的饭粥,以免其糊掉,不时的又要往灶膛里添加一些柴禾,以维持火势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青寒的鬓发渐渐被沁出的汗水所浸湿,身前的铁锅上,也有一缕缕白雾升腾,缭绕在少年的身周。
  
 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,只见青寒熟练的用抹布裹了手,掀开铁锅的锅盖,一团水汽便顺势冲天而出,随后便是扑鼻的饭香传来,原来,锅里的米粥早已被煮得烂熟。青寒拿起灶台旁早已准备好了的一大一小缺了好几个口的陶碗,用木勺仔仔细细的刮净了锅里的米粥,勉强盛满了两碗。用锅盖盖在较大的那碗粥上之后,青寒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端起了另一碗较少的粥,也不怕烫到自己,便大口大口的把米粥灌到了自己腹中,只是碗里的粥本来就不多,没几口碗便空了。
  
  抹了抹嘴角残留着的饭渍,青寒端起另一碗粥,在风铃的脆响中,轻手轻脚的推开虚掩着的房门,把碗放到了屋内的木桌上。静静的站在小女孩的床前,默默的看着她熟睡中仍蹙着眉头的小小面孔,他的嘴角不自觉间,微微的向上扬起。怜爱地刮了刮小女孩秀气的鼻梁,轻轻地为小女孩盖好被子后,青寒便轻悄悄的退出了屋中,径直向村外走去。
  
  村外,一个新近堆砌起来的土坡前,竖着一块木头制作的墓碑,其上歪歪斜斜的刻着“青石村七十三人合墓”。此刻,青寒正恭敬的跪在墓前。跪在这座埋葬了整座村子七十三口人的墓前。晨风中,瘦弱的肩膀似微微颤抖,或许是风冷,或许是年幼的身躯背负了过于沉重的东西。
  
  两天前,一伙流寇洗劫了村子,村中的人,包括青寒的父母在内,全部都惨死在他们的刀下,甚至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。当时,如果不是青寒正好带着妹妹在离村子较远的一块树林里玩耍的话,恐怕,他们也如村中的其他人一样,难逃此劫。
  
  那天傍晚时分,当青寒欢快的跑回村子时,看着眼前的血腥一幕。或许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或许是不想在年幼的妹妹心中留下阴影,或许,,,十四岁的他并没有哭泣,只是逆着晚风,静静的站在后至的妹妹青雅的身前,紧紧地抱着她,用自己单薄的身躯挡住了她年幼无邪的视线,独自承担这阴暗的现实。揉着妹妹小雅略显杂乱的头发,青寒哽咽着但仍轻声微笑道:“小雅,今天爸爸妈妈以及叔叔阿姨们有事出去了,要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能回来,从现在起,就由哥哥来照顾你了,要乖哦!”。
  
  当晚,在将青雅哄睡着后,青寒将所有的尸体都掩埋了起来,并将自老村长那学来的字,歪歪斜斜的刻上了一块充当墓碑的残破木板。对着墓碑,青寒静静的呆坐了一晚上,在彻骨的晚风中,青寒单薄的身影被月光拉得无比欣长,孤寂,萧瑟。
  
  此刻,青寒跪在墓前,轻声说道:“爸,妈,过几天就是连云宗广收门徒的日子了,我想去试一试……,所以,明天我和小雅就要离开这里了,以后,我一定会照顾好小雅的,这世上唯一的亲人。你们在另一个世界里也要照顾好自己,不用担心孩儿的,什么事该做,什么事能做,小寒都晓得的!”语至后来,已渐不可闻,唯有轻轻地啜泣声,在晨风中,缓缓的飘逸散去。
  
  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后,青寒缓缓地站直了身子,望着这亲手刻的墓碑,他的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,似是追忆,似是怅惘。深深地叹了口气,然后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,这埋葬了自己父母亲人,埋葬了自己过去的所在。今天,自己和小雅就要离开村子,离开这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。背对着朝阳,少年的眼中有不舍,迷茫,亦有一丝期待。
  
  三天后的清晨,青州牧野城内,一家客栈后院的柴房中。青寒靠着墙角,衣衫上带着些许风尘的痕迹。他的怀中,抱着一个瘦弱的小女孩,正甜甜的睡着。青寒身旁的空地上,放着一个小包袱。
  
  “哥,我冷”趴在青寒怀中的青雅柔柔的说道。“好的,你等下。”青寒扭动着身子,缓缓地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,披在怀里的妹妹身上,而他自己仅穿着一件单薄的短衫,靠着冰冷墙角的身躯不自觉的微微颤抖着。
  
  “哥,都这么久了,爸爸妈妈为什么还不来找我们啊?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呀?”青雅揉着惺忪的睡眼,略带着哭腔问道。
  
  “傻丫头,你这么可爱,他们怎么舍得不要你了呢!他们只是有事出去了,会回来的!”青寒轻轻捏着青雅秀气的小脸,哽咽但微笑着说道,可他的眼角,两行清泪却无声的滑落。
  
  “哥,你怎么哭了啊?”青雅伸出自己的小手,费力的抹掉了青寒脸上清浅的泪痕。
  
  “噢,没事,刚才眼睛里进沙子了,你再睡会吧!等一会可还要走不远的路哦!”青寒揉了揉眼睛,对着怀中的青雅说道
  
  “哥,以后你会不会也跟爸爸妈妈一样,丢下我独自离去,不要我了呀?”。青雅抱着青寒的脖子问道,白净的脸庞上带着浅浅的忧愁。
  
  “怎么会呢,哥哥向你保证,今生绝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,以后,我会像爸妈一样保护你,无论你是善还是恶,是堕落还是升华,我都会保护你。”青寒裹紧了怀中小雅身上的外衣,揉着她略显杂乱头发,稚嫩却坚毅的说道。
  
  

猜你喜欢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