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
幽蓝的光

2019-08-12 21:02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 阅读:645

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发光芒的人,有的人携正能量的光芒,有的人是携负能量的光芒,前一段时间,囯内外发生

打、砸、抢事件等。携正能量的人,他们内心自带阳光,

他们有的如发幽兰之光,炎夏、酷暑给人以清芬。

家斌是这样一个人,他是于潜电容器厂工人,他像许多工人一样,有一颗火热的心,心中系有阳光。

他每天都是这样生活,一成不变的生活。他每天7点起床,八点上班,于潜电容器厂离小镇较远,他骑车需半小时,沿途他要经过镇服装厂、球磨厂、塑料厂、精方制药厂等。小镇经过二十年发展,经济繁荣,城镇建设稳步推进,逐渐形成老街、新街、经贸开发区、小镇人自定义的

县开发区。未来几年小镇开发将打造县的构架。

晨曦,家斌在服装厂门前吃面条,手工面。小菜齐全,有辣椒干子,有生姜,有海带,有罗卜干,有笋子,有荷包蛋等。早餐是他每天工作的一项艰巨任务,工作紧,消耗能量大。有一回没吃早餐,几小时下来,总觉肚子在呼叫,心烦燥,精力不集中。服装厂外马路前面开阔,三方交叉路口,许多小吃在这儿,等待工人们吃早餐。吃完面条,家斌急速行车,小镇风光优美,有一条小河随马路并行流淌,河岸柳树婆婆。不远处有一座大桥,于潜风光一览无余,饱览风光的同时,吮吸新鲜空气,明媚的山峦深沉,连绵起伏。桥下溪水干涸,几股清水潺潺。

开发区工厂在山峦边上,于潜近几年开发,附近小邱陵都做工厂了,这里厂矿林立,空气新鲜,一进入就知道是一片新兴经济区。电容器厂在一个开阔地带,厂地面积宽广,厂房连着厂房。前一段时间于潜电容器厂高速发展,产能提高,大量招聘新员工。近二年来囯内需求减少,需做外贸,他们面对外企,内地大型企业,出现了强强相遇不强的境地。产能下降,管理有所松懈,比如一些电容检测、陋测、测到有夹杂负品。厂管理员每每开会要求严把质量关,出现了有个别员工罚款现象。

家斌是个新员工,他像所有工人一样有一颗火热的心,他工作认真、做事任劳任怨。电容器厂像兵营一样,铁打的兵,流水的营房。工人进进出出,有人慕名而来,有人失望而归。有人说工资上万,有人无声溜了。

家斌分到机器打眼的车间,好在他做事快,基本上完成任务。时值盛夏,车间温度较高,几台打眼机器有条不紊的运转,几台大风扇呼呼生风。家斌不停的运作,甚至出去喝一口水时间都紧迫。他只生产几佰个电容。上午的时光过去很快,好像刚进入状态,开饭了。

食堂排长队,中午太阳正对大门,热气腾腾的饭,热的汤。他虎吞狼咽吃下饭还装慢悠悠的样子。一顿饭身上汗珠有点大。经过一个排风扇,巨大的风吹来,吹干汗身轻气爽。

下午的日子时光很慢,犹如回到旧时光,似乎比品茶紧张一点,慢得他只能听见蓊、蓊的排风声音,还有机器转动声。热风似火,好在他不怕热,其实下面架火烤他也得坚持。家斌拿廉价的工资,出高效的体力。

晚班是很辛苦的事,工作到凌晨2。30。时间在10点过得很快,12点以后,车间安静下来。太脑和手同步运作,精力高度集中,长时间快速行动,呼吸有点不畅,心口热气蒸腾。家斌不停拉料,投料、打眼,终究受不了体为消耗,想一瓶冷饮,想饮一瓶冰茶。喝一瓶冷水,内心稳定下来,时光沉静下来。时光拉长了夜的距离,夜色无边,时光面前,那些美好的日子,阳光灿烂的日子,品茶闲瑕的日子,美好起来,扑朔迷离起来,它们似在躲猫,疏远他,远离他……

家斌冲出黑夜,凉风自来。黑魆魆的夜温柔起来,路灯有的地方没有,有的地方没有,他如一匹马儿随意奔跑。黑夜中家斌失去方问,迷路了。

当奔驰入大道,灯光星星点灯,时亮时暗,夜色很美。闷热和暑湿裹着他,家斌似一只火球投影在于潜的水域,火红的太阳发出幽兰的清芬……

一天结束了,美好生活还未开始。他忽然幻想起来,他要在今夜展望未来。

本文作者文集 我要发表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