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春,悠悠南山,百花相约而开,漫山新绿嫣红,花香鸟语,春光旖旎。山下竹海满布,清翠悠然,镜湖水与之相依相绕,波光微澜;静如山水墨画。
 ...">

更多精彩

快三平台

2013-03-18 00:33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 阅读:12890

  初春,悠悠南山,百花相约而开,漫山新绿嫣红,花香鸟语,春光旖旎。山下竹海满布,清翠悠然,镜湖水与之相依相绕,波光微澜;静如山水墨画。
  
  湖边一处紫竹小屋,竹屋前晾晒着半干的药草,空气中萦绕着淡淡的药草香。柳青妍着素色白衣,发丝轻挽,朱颜如玉。
  
  关了小屋的门,拎过药草框,便要上山采药。
  
  她自小孤苦,父母早亡,幸被师父收养,授其医术;从此便在南山脚下生活,过着隐居世外的日子。师父是个漂亮但性子孤傲清冷的女人,十几年内从不许她踏出南山一步,她总说外面世界太险恶,那不是一个小姑娘可以流连的乱世。
  
  两年前,师父便与世长辞,她依旧遵照师父的嘱托,没离开一步。平日里,为周边的村民百姓治病施药,流连于山水之间。师父临终时对她说的那句话,徘徊心间,百思不得其解。她说:永远不要爱上任何人。
  
  不远处的石壁上,一株灵芝草烨烨生辉,在风中散发着灵气。她眼露欣喜,伸手上前摘取,手触及之地,一片血腥,一黑衣男子浑身浴血,倒在草木丛中,奄奄一息。
  
  她将灵芝草和黑衣男子一并带回竹屋,施以救治。她秀眉微蹙,那人伤的极重,胸口被利器刺伤,差点断了心脉。几天下来,药草几乎用完,她只好再次上山采药。
  
  待她回来时,那男子已经不在,消失无影。转身时,一把冰冷的长剑落在她的脖间,一阵冰凉入骨。
  
  “收起你的剑,我要杀你,便不会救你。”她背对着黑衣男子,眼眸平静,丝毫不惧,波澜不惊。她早就从师父的冷漠中,学会了冷漠与笃定。
  
  “你是谁?”长剑从她身上拿下,她转过身,凌水寒苍白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几分血色,看她的眼神有些阴寒,望而生畏。
  
  “我只是个医者,碰巧见你倒在路边。”她语气清冷,对他带来的隐隐戾气没有好感,那不属于这片山水的宁静。
  
  “多谢相救,大恩日后再报,告辞!”他冷漠说完,便要离开,却在几步之遥虚弱倒地,面露痛苦之色,几经昏厥。
  
  “我劝你最好先别乱动,伤口裂开我也救不了你。”她冷言道,依旧走过去将他扶起,眼眸中有几分不悦,她最恨病人自以为是,听不进良言。
  
  凌水寒见伤势过重,动弹不得几步就无力行走,无奈只好暂住紫竹小屋疗养。
  
  凌水寒对柳青妍说,他是前几日外出,不慎掉落山崖。他的身份对她来说并无好处。
  
  柳青妍不以为然,外人如何,向来与她并无多大关联,他不过是个病人,病好了,自然就离开了,与山下来求诊的村民没有差别。
  
  她的清冷与淡漠,落在他的眼里,却生出了异样的光华,像深静的湖水,蜻蜓轻点跃过,泛起圈圈涟漪。
  
  她依然每日上山采药,偶尔去小镇集市换些米粮。在她的照料下,凌水寒的伤也渐渐好转。他每日独坐在湖边,花香四溢,这里的一切是如此安静,宁和。
  
  他竟有些喜欢此处的宁静,湖光潋滟,山水草木,安逸从容。不像外面的世界,江湖杀戮,机关算尽,让人心生疲累。
  
  一日,柳青妍从小镇赶回,天已迟暮。回到竹屋之中,凌水寒已然再次消失。她不禁失语,真是个不懂礼数之人,好心相救,竟不留半个谢字。罢了!人走了也好,她反倒落个清静。
  
  夜凉如水,没有星月的点缀,天空显得愈发的阴郁低沉;屋外的微风吹拂着树影,有些不安的发出呜呜声。
  
  一阵沙沙的悸动不安之声袭来,竹屋门被撞开,一群黑衣蒙面的人一拥而进,柳青妍面色凝重,来人个个眼露杀意。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半夜闯入我家中?”
  
  “把凌水寒交出来!”为首的黑衣人厉声说道,言语中没有丝毫耐性。
  
  她渐生不好预感,早该想到,凌水寒能受那么重的剑伤,必定不会是什么良善之人。
  
  “先杀了她再说!”为首的黑衣人发号施令,举刀就向她砍来,凌利的刀锋在她耳边划过,她险险避开,一缕青丝被削下,飘落在地。眼看着要葬身刀下,巨大的恐惧驱使让她昏厥。
  
  一袭黑影快速闪过,将倒下的人儿揽起,跃过那群黑衣人,瞬间消失在冰凉的夜色里。
  
  柳青妍醒来,已经身处凌云庄。她再次见到了凌水寒,此时的他已经不似在南山下那般狼狈,面容恢复了正常血色,头发不再凌乱,被整齐的用发冠束起,一袭黑色长袍,宫翎摇曳。不俗的外表更是意气风发。
  
  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她看着凌水寒,冷冷问道。
  
  “不用管这里是什么地方,你只需安心住下便可。”他轻摇手中折扇,眸中难掩精明之色。
  
  “不必了,那日多谢你救了我,我不便再此打扰,还是回去为好。”她礼貌的对凌水寒微微颔首,道别。欲趁天色尚早,赶紧回到南山下的紫竹小屋;只有那里,才能让她感觉到安心和踏实。
  
  他挡了她的去路,眼含担忧,“那些人既然知道你与我有关联,就不会轻易放过你,劝你还是安心住在这凌云庄,免得丢了性命!”
  
  “他们是什么人?为何会对我不利?”柳青妍有些恼怒,想她一直久居深山,听从师父遗愿,只治病救人,从不招惹是非,现如今却因为这个人,招来厄运。
  
  “这些你都不用管,你只需要好好住下,然后做我凌水寒的妻子。”他面露笑意,语气笃定而强势,不容拒绝。
  
  “你胡说什么?我何时说过要做你妻子!”柳青妍惊讶之余更是震惊,内心更添恐慌,他到底有什么用意?
  
  凌水寒微冷着面容,并不作答,转身对一名冷峻的少年吩咐:“凌雨,看好她,切莫出差错。”
  
  “是!”
  
  凌水寒离开,丝毫不理会柳青妍的讶异与不安。她如玉的容颜上,不再是平静如水。
  
  她从那名叫凌雨的少年那得知,这里名为凌云庄,却是个人人畏惧的地方,杀手遍布。因其实力太强,无人敢轻易招惹。
  
  之前凌水寒被仇家追杀,跌落山崖,却恰好被她所救。
  
  她立于窗前,窗外山水秀丽,樱花片片成荫,此时再好的风景落入眼中,也是景不成景。
  
  她被禁足于庄内,无论她到哪都有凌雨在身后跟随。凌水寒每日来看她一次,与她一起吃饭,一同游园观景;她从不言一字一语。
  
  眼看所谓的婚期越来越近,她在心中发誓,一定要离开,离开这个,让她内心不安的是非之地。
  
  是夜,她在凌雨的茶里下了迷药,前几日在花园里,找到了些草药。亦找到一条通往山下的小路。待凌雨昏厥倒地,她翻身跳下窗台,小心翼翼的避过守卫,在月光倾洒的小径里辗转,虽不易,但也出了凌云庄。
  
  柳青妍刚升起一丝欣慰,面前已然出现了一群和那日同样的黑衣蒙面人。不同的是,这次带头的,是一位美艳绝伦的女子,红衣妖娆,眼含媚色;手中攥着一把青色长剑。
  
  “哟!我当他凌水寒眼光多好呢,原来就是个村姑啊。”女子看她的眼色越发的凌厉,挥了挥手,一干黑衣人便向她冲了过来。刀剑的撕裂感并未到来,她睁眼看去,不知何时出现的凌水寒已经将她护于身后,与黑衣人打了起来。
  
  “红缨,你不是我的对手,劝你还是早些离去,我可以饶你一命!”凌水寒声音冰冷,面色阴寒,柳青妍心中暗暗一惊,她从未见他如此可怕过。
  
  “你几番负我,又杀了我大哥,我发过誓,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叫红缨的妖媚女子执剑向凌水寒攻去,没有一分犹豫。
  
  柳青妍见他们打斗正欢,此时不走,更等何时!她悄声向后退,转身向黑夜的前方跑去。她此刻才终于相信师父曾说过的话,外界太险恶,一不小心便性命不保。
  
  可她还是没逃过那些黑衣刺客的眼睛,她此时恨自己,只能医不能武,那些人要追上她自然不费气力。刀剑在月光下泛着银色的寒光,纷纷欲往她身上落下。凌水寒见状,飞身上前,只片刻之间,黑衣众人纷纷倒地,鲜血横流。他回头看她,眼神冰冷而凌厉,夹杂着不忍。就在此时,那名唤作红缨的女子,手中青剑贯穿了他的胸膛。
  
  时间恍若静止,妖红的血一滴一滴从剑身滴落,打在地上,发出清脆而婉转的音律。
  
  凌水寒用尽全力将红缨震出几米之外。他身上的长剑被抽出,血流如柱。女子受伤逃走,唯有他,立在原地,不动声色。
  
  柳青妍心中恐惧还未散去,她惊愕的上前扶住凌水寒,只见鲜红的血已沁湿了外衣,染红了地面。腥气萦绕,空气里弥漫着死亡气息,月光下,碎裂一地妖娆。
  
  “你就那么想离开我吗?”他说,气息微弱,眼神已不似刚才那样冰冷,怜爱般轻抚她有些苍白的的脸。
  
  她的心开始莫名的烦躁,夹杂着隐隐痛楚,不安,她不清楚那是什么,她讨厌那种感觉,她害怕着,好像即将失去什么东西。
  
  “别说话!一个字都不准说!”她快速将他的衣物解开,撕下裙摆,将伤处紧紧缠绕;即使如此,血还是不停的流。某种温热的液体模糊了她的双眼,越来越模糊。
  
  身上没有药物,一样都没有,她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,只用双手按住他的胸口,希望鲜血可以停留。她没看到,凌水寒虚弱的面容上,却满是笑容。
  
  还好凌雨及时赶到,将凌水寒带回山庄,找来大夫为他治伤。只见大夫纷纷摇头,旧伤再添新伤。凌水寒伤的太重,已回天乏术。
  
  她不解,城内多的是医术精湛的医者,却还是救不了他。探了探凌水寒的脉息,已经微不可找。想她救了十几年的人,这回终于无能为力了吗。她想起,师父曾说过,天山的冰雪莲,可起死回生。
  
  取来银针,将他的穴位封住。整理行装,准备出门。凌雨见状将她拦下,以为她要逃走。
  
  “你会武功吧?”她问凌雨。
  
  “会!”凌雨简单明快的回答。
  
  “那跟我走一趟!”她拉着凌雨就往外走。夜色正浓,银月西斜,世界陷入沉睡般的安静,却还有两人,形色匆匆。
  
  天已大亮,她带着满身伤痕回归,手里捧着洁白如玉的奇异花朵,身后跟着面色凝重的凌雨。
  
  她将花朵放入药罐,拿过匕首,在手中划了一道,鲜红的液体泊涌而出,落进药罐中,染红了洁白的花朵。
  
  凌水寒服下她的药后,竟奇迹般的好转,其他的大夫纷纷讶异,将死之人竟被她救活,对柳青妍更是赞许和仰慕。
  
  斜阳潺潺,她端着汤药走进凌水寒的房中,准备将其扶起,却被人一带,落入对方的怀里。原来他已经醒了!
  
  “放开我!”她冷冷的皱起眉。
  
  “为什么救我?我若死了,你便可以重获自由!”凌水寒在她耳边轻声质问,语气温婉。
  
  “我是医者,救人是医者本分!”她说,挣脱了他的怀抱。
  
  “是么…”他望了望窗外的夕阳,但笑不语。
  
  “你又为什么?如果不用管我,你也不会受伤。”柳青妍凝神问道,他不是杀手吗?杀手不是该冷酷无情的吗,为什么要管一个无关紧要的人,是死是活…
  
  “你真的不明白?”他看向她,倚着墙壁的他看起来有些无力。
  #p#副标题#e#
  “杀手难道不应该是冷血的吗…..?”她疑惑,言行之中已然少了当初的那份淡泊与平静。
  
  “我只想将你留在身边。”他说。“凌雨跟我说了,你为救我,上天山采冰莲,还以血喂药。”凌水寒拉过柳青妍的手,眼眸里闪过无尽怜爱。纤细的手掌间,一道狰狞的刀痕显现;那是她自己用刀划刻的结果。
  
  她抽回手,不自在的背在身后,“我说过,救人是我的本分,就算是普通的阿猫阿狗我也会救!你不用太在意。”
  
  凌水寒从床榻上起身,走近柳青妍,将她拥入怀里。“妍儿,嫁给我,做我妻子可好?留在我身边,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。”
  
  她愣愣的呆在凌水寒怀里,他的衣襟上飘过药草的清香,莫名的觉得安心。这让她想起了那片竹林,那片镜湖,还有那里淡淡的药草香。
  
  忽然,师父那句话在她耳边响起,那句:永远不要爱上任何人….
  
  还有师父临终前,那滴从眼角滑落的泪水,绝望的,那般深沉。让她心生无限恐惧。
  
  她跑出了凌水寒的房间,坐在台阶上,看着远处浮云飘渺。她想问那浮云,究竟什么是爱,什么才是对的方向。
  
  第二天,她像变了个人一般,浅笑安然,清丽的她显得更加动人。她陪他外出游园,相谈甚欢,陪他一醉方休。他许下要与她相约白首的诺言,她轻然点头应允,一切都看似那么美好。
  
  凌水寒面含笑意醉倒在桌边,柳青妍留下书信,拿走了他的出入令牌。
  
  她出神的看着凌水寒沉睡的脸,最终还是离开了。有了令牌,一路畅通无阻,很快便出了凌云庄。
  
  一滴清泪流过脸颊,被风拭去,干了,便不会再有痕迹。当人面临抉择时,总会做出奇怪的选择,她选择了遵守师父的遗言。那份恐惧,使她不得不逃走。
  
  路的那边,红衣女子迎风而立,妖娆红衣翻飞,是红缨。那个女人依旧不肯放过她。为了和她没什么关系的人,决一个生死。
  
  凌水寒撑着疼痛不已的头转醒,佳人已不在,烈酒中萦绕着迷药的芬芳。眼前安放着一封信,字体婉转,娟秀如她。
  
  只有短短几字。她说:愿君珍重!
  
  苍白的纸页上,还落着她未干的泪痕。
  
  凌水寒追至断崖边,柳青妍已经落在红缨的手里,她的手掐着柳青妍的咽喉。
  
  “凌水寒,上次没能让你死!这次就让你看着她死!”红缨双眸沁着阴狠,绝美的脸上绽放着胜利者的笑容。
  
  “红缨!放了她!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。”凌水寒满眼带着担忧,看向柳青妍。
  
  “呵。放了她!可以,你先了结了自己,我便放了她!”红缨张狂的笑着,眼里却沁着悲伤,等着他下一步动作。
  
  “好!”他说。毫不犹豫。
  
  “凌水寒!你我只是萍水相逢,何必为了我如此。”柳青妍双眸含泪,她的心,已不再冰凉。
  
  “妍儿,我的命是你给的,你救我两次,这回,就当我还你。”他深似湖水的眸满是真情。
  
  “没想到,凌水寒,你当初几番拒绝我,现在却对这个貌不惊人的女人动了心。真可笑!我到底哪点比她差!”红缨嘶声对凌水寒吼道。绝望、无助。
  
  “得你此话,一切也值得了。”柳青妍微笑着向后退去,红缨跟着后退,丝毫没发现她的异样。“保重!”她说,纵身向后倒去,带着惊慌的红缨,向着万丈深渊飞下。
  
  凌水寒呆立在风中,不知所以。山崖下云海翻腾,崖上风声萧萧,片片繁花飘落,恍为流年,为逝人下葬浮生。
  
  凌水寒派人每到日到山下寻找,寻遍了每处绝壁,每一处落叶。却不见她的身影。凌云庄外那片樱花依然艳丽,花飞漫天,悲伤流转。想她,那日醉花美颜,心微动,奈何人事皆非,往日不堪回首。
  
  她如一场梦魇,醒来,人已不在。
  
  又是百花相约而开的季节,南山下的竹林小屋,炊烟了了。屋前晾晒着青青草药,淡淡药香飘渺。
  
  她身着素色白衣,发丝轻挽,立于屋前的桃花下,人比花更美。
  
  “好久不见!”回眸间,他立于庭前,一袭黑衣,面貌俊朗,风华依旧,满目柔情。
  
  “你来做什么?”她问。泪已沁湿了双眼。
  
  “来赴我们的约定。”他说。
  
  “什么约定?”
  
  他执起她的手,紧紧相握。“你与我的白首之约。”
  
    初春,悠悠南山,百花相约而开,漫山新绿嫣红,花香鸟语,春光旖旎。山下竹海满布,清翠悠然,镜湖水与之相依相绕,波光微澜;静如山水墨画。
  
  湖边一处紫竹小屋,竹屋前晾晒着半干的药草,空气中萦绕着淡淡的药草香。柳青妍着素色白衣,发丝轻挽,朱颜如玉。
  
  关了小屋的门,拎过药草框,便要上山采药。
  
  她自小孤苦,父母早亡,幸被师父收养,授其医术;从此便在南山脚下生活,过着隐居世外的日子。师父是个漂亮但性子孤傲清冷的女人,十几年内从不许她踏出南山一步,她总说外面世界太险恶,那不是一个小姑娘可以流连的乱世。
  
  两年前,师父便与世长辞,她依旧遵照师父的嘱托,没离开一步。平日里,为周边的村民百姓治病施药,流连于山水之间。师父临终时对她说的那句话,徘徊心间,百思不得其解。她说:永远不要爱上任何人。
  
  不远处的石壁上,一株灵芝草烨烨生辉,在风中散发着灵气。她眼露欣喜,伸手上前摘取,手触及之地,一片血腥,一黑衣男子浑身浴血,倒在草木丛中,奄奄一息。
  
  她将灵芝草和黑衣男子一并带回竹屋,施以救治。她秀眉微蹙,那人伤的极重,胸口被利器刺伤,差点断了心脉。几天下来,药草几乎用完,她只好再次上山采药。
  
  待她回来时,那男子已经不在,消失无影。转身时,一把冰冷的长剑落在她的脖间,一阵冰凉入骨。
  
  “收起你的剑,我要杀你,便不会救你。”她背对着黑衣男子,眼眸平静,丝毫不惧,波澜不惊。她早就从师父的冷漠中,学会了冷漠与笃定。
  
  “你是谁?”长剑从她身上拿下,她转过身,凌水寒苍白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几分血色,看她的眼神有些阴寒,望而生畏。
  
  “我只是个医者,碰巧见你倒在路边。”她语气清冷,对他带来的隐隐戾气没有好感,那不属于这片山水的宁静。
  
  “多谢相救,大恩日后再报,告辞!”他冷漠说完,便要离开,却在几步之遥虚弱倒地,面露痛苦之色,几经昏厥。
  
  “我劝你最好先别乱动,伤口裂开我也救不了你。”她冷言道,依旧走过去将他扶起,眼眸中有几分不悦,她最恨病人自以为是,听不进良言。
  
  凌水寒见伤势过重,动弹不得几步就无力行走,无奈只好暂住紫竹小屋疗养。
  
  凌水寒对柳青妍说,他是前几日外出,不慎掉落山崖。他的身份对她来说并无好处。
  
  柳青妍不以为然,外人如何,向来与她并无多大关联,他不过是个病人,病好了,自然就离开了,与山下来求诊的村民没有差别。
  
  她的清冷与淡漠,落在他的眼里,却生出了异样的光华,像深静的湖水,蜻蜓轻点跃过,泛起圈圈涟漪。
  
  她依然每日上山采药,偶尔去小镇集市换些米粮。在她的照料下,凌水寒的伤也渐渐好转。他每日独坐在湖边,花香四溢,这里的一切是如此安静,宁和。
  
  他竟有些喜欢此处的宁静,湖光潋滟,山水草木,安逸从容。不像外面的世界,江湖杀戮,机关算尽,让人心生疲累。
  
  一日,柳青妍从小镇赶回,天已迟暮。回到竹屋之中,凌水寒已然再次消失。她不禁失语,真是个不懂礼数之人,好心相救,竟不留半个谢字。罢了!人走了也好,她反倒落个清静。
  
  夜凉如水,没有星月的点缀,天空显得愈发的阴郁低沉;屋外的微风吹拂着树影,有些不安的发出呜呜声。
  
  一阵沙沙的悸动不安之声袭来,竹屋门被撞开,一群黑衣蒙面的人一拥而进,柳青妍面色凝重,来人个个眼露杀意。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半夜闯入我家中?”
  
  “把凌水寒交出来!”为首的黑衣人厉声说道,言语中没有丝毫耐性。
  
  她渐生不好预感,早该想到,凌水寒能受那么重的剑伤,必定不会是什么良善之人。
  
  “先杀了她再说!”为首的黑衣人发号施令,举刀就向她砍来,凌利的刀锋在她耳边划过,她险险避开,一缕青丝被削下,飘落在地。眼看着要葬身刀下,巨大的恐惧驱使让她昏厥。
  
  一袭黑影快速闪过,将倒下的人儿揽起,跃过那群黑衣人,瞬间消失在冰凉的夜色里。
  
  柳青妍醒来,已经身处凌云庄。她再次见到了凌水寒,此时的他已经不似在南山下那般狼狈,面容恢复了正常血色,头发不再凌乱,被整齐的用发冠束起,一袭黑色长袍,宫翎摇曳。不俗的外表更是意气风发。
  
  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她看着凌水寒,冷冷问道。
  
  “不用管这里是什么地方,你只需安心住下便可。”他轻摇手中折扇,眸中难掩精明之色。
  
  “不必了,那日多谢你救了我,我不便再此打扰,还是回去为好。”她礼貌的对凌水寒微微颔首,道别。欲趁天色尚早,赶紧回到南山下的紫竹小屋;只有那里,才能让她感觉到安心和踏实。
  
  他挡了她的去路,眼含担忧,“那些人既然知道你与我有关联,就不会轻易放过你,劝你还是安心住在这凌云庄,免得丢了性命!”
  
  “他们是什么人?为何会对我不利?”柳青妍有些恼怒,想她一直久居深山,听从师父遗愿,只治病救人,从不招惹是非,现如今却因为这个人,招来厄运。
  
  “这些你都不用管,你只需要好好住下,然后做我凌水寒的妻子。”他面露笑意,语气笃定而强势,不容拒绝。
  
  “你胡说什么?我何时说过要做你妻子!”柳青妍惊讶之余更是震惊,内心更添恐慌,他到底有什么用意?
  
  凌水寒微冷着面容,并不作答,转身对一名冷峻的少年吩咐:“凌雨,看好她,切莫出差错。”
  
  “是!”
  
  凌水寒离开,丝毫不理会柳青妍的讶异与不安。她如玉的容颜上,不再是平静如水。
  
  她从那名叫凌雨的少年那得知,这里名为凌云庄,却是个人人畏惧的地方,杀手遍布。因其实力太强,无人敢轻易招惹。
  
  之前凌水寒被仇家追杀,跌落山崖,却恰好被她所救。
  
  她立于窗前,窗外山水秀丽,樱花片片成荫,此时再好的风景落入眼中,也是景不成景。
  
  她被禁足于庄内,无论她到哪都有凌雨在身后跟随。凌水寒每日来看她一次,与她一起吃饭,一同游园观景;她从不言一字一语。
  
  眼看所谓的婚期越来越近,她在心中发誓,一定要离开,离开这个,让她内心不安的是非之地。
  #p#副标题#e#
  是夜,她在凌雨的茶里下了迷药,前几日在花园里,找到了些草药。亦找到一条通往山下的小路。待凌雨昏厥倒地,她翻身跳下窗台,小心翼翼的避过守卫,在月光倾洒的小径里辗转,虽不易,但也出了凌云庄。
  
  柳青妍刚升起一丝欣慰,面前已然出现了一群和那日同样的黑衣蒙面人。不同的是,这次带头的,是一位美艳绝伦的女子,红衣妖娆,眼含媚色;手中攥着一把青色长剑。
  
  “哟!我当他凌水寒眼光多好呢,原来就是个村姑啊。”女子看她的眼色越发的凌厉,挥了挥手,一干黑衣人便向她冲了过来。刀剑的撕裂感并未到来,她睁眼看去,不知何时出现的凌水寒已经将她护于身后,与黑衣人打了起来。
  
  “红缨,你不是我的对手,劝你还是早些离去,我可以饶你一命!”凌水寒声音冰冷,面色阴寒,柳青妍心中暗暗一惊,她从未见他如此可怕过。
  
  “你几番负我,又杀了我大哥,我发过誓,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叫红缨的妖媚女子执剑向凌水寒攻去,没有一分犹豫。
  
  柳青妍见他们打斗正欢,此时不走,更等何时!她悄声向后退,转身向黑夜的前方跑去。她此刻才终于相信师父曾说过的话,外界太险恶,一不小心便性命不保。
  
  可她还是没逃过那些黑衣刺客的眼睛,她此时恨自己,只能医不能武,那些人要追上她自然不费气力。刀剑在月光下泛着银色的寒光,纷纷欲往她身上落下。凌水寒见状,飞身上前,只片刻之间,黑衣众人纷纷倒地,鲜血横流。他回头看她,眼神冰冷而凌厉,夹杂着不忍。就在此时,那名唤作红缨的女子,手中青剑贯穿了他的胸膛。
  
  时间恍若静止,妖红的血一滴一滴从剑身滴落,打在地上,发出清脆而婉转的音律。
  
  凌水寒用尽全力将红缨震出几米之外。他身上的长剑被抽出,血流如柱。女子受伤逃走,唯有他,立在原地,不动声色。
  
  柳青妍心中恐惧还未散去,她惊愕的上前扶住凌水寒,只见鲜红的血已沁湿了外衣,染红了地面。腥气萦绕,空气里弥漫着死亡气息,月光下,碎裂一地妖娆。
  
  “你就那么想离开我吗?”他说,气息微弱,眼神已不似刚才那样冰冷,怜爱般轻抚她有些苍白的的脸。
  
  她的心开始莫名的烦躁,夹杂着隐隐痛楚,不安,她不清楚那是什么,她讨厌那种感觉,她害怕着,好像即将失去什么东西。
  
  “别说话!一个字都不准说!”她快速将他的衣物解开,撕下裙摆,将伤处紧紧缠绕;即使如此,血还是不停的流。某种温热的液体模糊了她的双眼,越来越模糊。
  
  身上没有药物,一样都没有,她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,只用双手按住他的胸口,希望鲜血可以停留。她没看到,凌水寒虚弱的面容上,却满是笑容。
  
  还好凌雨及时赶到,将凌水寒带回山庄,找来大夫为他治伤。只见大夫纷纷摇头,旧伤再添新伤。凌水寒伤的太重,已回天乏术。
  
  她不解,城内多的是医术精湛的医者,却还是救不了他。探了探凌水寒的脉息,已经微不可找。想她救了十几年的人,这回终于无能为力了吗。她想起,师父曾说过,天山的冰雪莲,可起死回生。
  
  取来银针,将他的穴位封住。整理行装,准备出门。凌雨见状将她拦下,以为她要逃走。
  
  “你会武功吧?”她问凌雨。
  
  “会!”凌雨简单明快的回答。
  
  “那跟我走一趟!”她拉着凌雨就往外走。夜色正浓,银月西斜,世界陷入沉睡般的安静,却还有两人,形色匆匆。
  
  天已大亮,她带着满身伤痕回归,手里捧着洁白如玉的奇异花朵,身后跟着面色凝重的凌雨。
  
  她将花朵放入药罐,拿过匕首,在手中划了一道,鲜红的液体泊涌而出,落进药罐中,染红了洁白的花朵。
  
  凌水寒服下她的药后,竟奇迹般的好转,其他的大夫纷纷讶异,将死之人竟被她救活,对柳青妍更是赞许和仰慕。
  
  斜阳潺潺,她端着汤药走进凌水寒的房中,准备将其扶起,却被人一带,落入对方的怀里。原来他已经醒了!
  
  “放开我!”她冷冷的皱起眉。
  
  “为什么救我?我若死了,你便可以重获自由!”凌水寒在她耳边轻声质问,语气温婉。
  
  “我是医者,救人是医者本分!”她说,挣脱了他的怀抱。
  
  “是么…”他望了望窗外的夕阳,但笑不语。
  
  “你又为什么?如果不用管我,你也不会受伤。”柳青妍凝神问道,他不是杀手吗?杀手不是该冷酷无情的吗,为什么要管一个无关紧要的人,是死是活…
  
  “你真的不明白?”他看向她,倚着墙壁的他看起来有些无力。
  
  “杀手难道不应该是冷血的吗…..?”她疑惑,言行之中已然少了当初的那份淡泊与平静。
  
  “我只想将你留在身边。”他说。“凌雨跟我说了,你为救我,上天山采冰莲,还以血喂药。”凌水寒拉过柳青妍的手,眼眸里闪过无尽怜爱。纤细的手掌间,一道狰狞的刀痕显现;那是她自己用刀划刻的结果。
  
  她抽回手,不自在的背在身后,“我说过,救人是我的本分,就算是普通的阿猫阿狗我也会救!你不用太在意。”
  
  凌水寒从床榻上起身,走近柳青妍,将她拥入怀里。“妍儿,嫁给我,做我妻子可好?留在我身边,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。”
  
  她愣愣的呆在凌水寒怀里,他的衣襟上飘过药草的清香,莫名的觉得安心。这让她想起了那片竹林,那片镜湖,还有那里淡淡的药草香。
  
  忽然,师父那句话在她耳边响起,那句:永远不要爱上任何人….
  
  还有师父临终前,那滴从眼角滑落的泪水,绝望的,那般深沉。让她心生无限恐惧。
  
  她跑出了凌水寒的房间,坐在台阶上,看着远处浮云飘渺。她想问那浮云,究竟什么是爱,什么才是对的方向。
  
  第二天,她像变了个人一般,浅笑安然,清丽的她显得更加动人。她陪他外出游园,相谈甚欢,陪他一醉方休。他许下要与她相约白首的诺言,她轻然点头应允,一切都看似那么美好。
  
  凌水寒面含笑意醉倒在桌边,柳青妍留下书信,拿走了他的出入令牌。
  
  她出神的看着凌水寒沉睡的脸,最终还是离开了。有了令牌,一路畅通无阻,很快便出了凌云庄。
  
  一滴清泪流过脸颊,被风拭去,干了,便不会再有痕迹。当人面临抉择时,总会做出奇怪的选择,她选择了遵守师父的遗言。那份恐惧,使她不得不逃走。
  
  路的那边,红衣女子迎风而立,妖娆红衣翻飞,是红缨。那个女人依旧不肯放过她。为了和她没什么关系的人,决一个生死。
  
  凌水寒撑着疼痛不已的头转醒,佳人已不在,烈酒中萦绕着迷药的芬芳。眼前安放着一封信,字体婉转,娟秀如她。
  
  只有短短几字。她说:愿君珍重!
  
  苍白的纸页上,还落着她未干的泪痕。
  
  凌水寒追至断崖边,柳青妍已经落在红缨的手里,她的手掐着柳青妍的咽喉。
  
  “凌水寒,上次没能让你死!这次就让你看着她死!”红缨双眸沁着阴狠,绝美的脸上绽放着胜利者的笑容。
  
  “红缨!放了她!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。”凌水寒满眼带着担忧,看向柳青妍。
  
  “呵。放了她!可以,你先了结了自己,我便放了她!”红缨张狂的笑着,眼里却沁着悲伤,等着他下一步动作。
  
  “好!”他说。毫不犹豫。
  
  “凌水寒!你我只是萍水相逢,何必为了我如此。”柳青妍双眸含泪,她的心,已不再冰凉。
  
  “妍儿,我的命是你给的,你救我两次,这回,就当我还你。”他深似湖水的眸满是真情。
  
  “没想到,凌水寒,你当初几番拒绝我,现在却对这个貌不惊人的女人动了心。真可笑!我到底哪点比她差!”红缨嘶声对凌水寒吼道。绝望、无助。
  
  “得你此话,一切也值得了。”柳青妍微笑着向后退去,红缨跟着后退,丝毫没发现她的异样。“保重!”她说,纵身向后倒去,带着惊慌的红缨,向着万丈深渊飞下。
  
  凌水寒呆立在风中,不知所以。山崖下云海翻腾,崖上风声萧萧,片片繁花飘落,恍为流年,为逝人下葬浮生。
  
  凌水寒派人每到日到山下寻找,寻遍了每处绝壁,每一处落叶。却不见她的身影。凌云庄外那片樱花依然艳丽,花飞漫天,悲伤流转。想她,那日醉花美颜,心微动,奈何人事皆非,往日不堪回首。
  
  她如一场梦魇,醒来,人已不在。
  
  又是百花相约而开的季节,南山下的竹林小屋,炊烟了了。屋前晾晒着青青草药,淡淡药香飘渺。
  
  她身着素色白衣,发丝轻挽,立于屋前的桃花下,人比花更美。
  
  “好久不见!”回眸间,他立于庭前,一袭黑衣,面貌俊朗,风华依旧,满目柔情。
  
  “你来做什么?”她问。泪已沁湿了双眼。
  
  “来赴我们的约定。”他说。
  
  “什么约定?”
  
  他执起她的手,紧紧相握。“你与我的白首之约。”
  
  

猜你喜欢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